如何构建巨灾保险体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“新国十条”出台后,巨灾保险成为国内保险行业关注的热点话题。前不久,由中国保险学会、上海市保险学会、上海市保险同业公会和大西洋(600558,股吧)再保险公司联合主办的巨灾保险国际论坛在沪举行。与会专家一致认为,建立中国巨灾风险保障体系已刻不容缓,就如何构建多层次巨灾风险共担机制,监管层和保险公司都应该创新思路、创新模式。

1

政策推动巨灾保险发展

根据民政部的统计数据,今年以来,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全国30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1916个县(市、区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部分团场1.2亿人次受灾,533人死亡,97人失踪,直接经济损失达1575.6亿元。自然灾害的发生无可避免,但如何保障人们灾后生活和重建所需的资金,是摆在政府和保险等金融机构面前的难题。

今年8月13日,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印发,其中对“完善保险经济补偿机制,提高灾害救助参与度”提出要求,指出“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,以制度建设为基础,以商业保险为平台,以多层次风险分担为保障,建立巨灾保险制度”,被业内人士视为给巨灾保险制度确定了具体框架。

中国保监会原副主席魏迎宁在本次论坛上表示,“新国十条”明确提出,要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,以制度建设为基础,以商业保险为平台,以多层次风险分担为保障,建立巨灾保险制度;要研究建立巨灾保险基金、巨灾再保险等制度,逐步形成财政支持下的多层次巨灾风险分散机制。这要求我们必须强化巨灾保险意识,加快推动巨灾保险发展,充分发挥其在风险管理和灾害救助等方面的重要作用。

魏迎宁介绍,保监会已经与有关部委合作,组织开展了巨灾保险制度研究。近年来,保监会积极探索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巨灾保险制度,大力推动巨灾保险在地方层面破题开局。去年,深圳、云南楚雄和浙江宁波等地获准试点巨灾保险,其中,深圳主要针对台风、泥石流、洪水以及核电保障等15项巨灾风险,每年由政府出资3600万元投保,宁波的试点模式与其类似。而楚雄主要针对农房地震保险,由个人自愿投保。此外,上海、浙江、四川等地正积极筹划建立地区性的巨灾保险机制。其中,2014年6月,上海市颁布《上海市农业保险大灾(巨灾)分散机制暂行办法》,建立了政府扶持、市场运作、多层分散、持续经营的农险巨灾体系,以“无形的手”为主,“有形的手”为辅,全力推进农业保险健康、稳定、持续发展。

魏迎宁坦承,尽管在推动巨灾保险发展方面取得一定的成绩,但我国巨灾保险起步较晚,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,“下一步,我们将进一步推动巨灾保险立法,提高巨灾保险法制化、规范化水平;构建多层次的巨灾风险分担机制,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参与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积极性和创造性;继续推动各地的试点工作,从单一灾害着手,循序渐进建立巨灾保险制度;建立规范的巨灾保险数据库,研究开发符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巨灾保险产品。”

2

政府与市场各担“角色”

目前,国内巨灾保险普遍存在赔付不足、赔付率较低的问题。论坛上,海南省保监局局长王小平以“威马逊”台风举例,虽然该台风造成的损失很大,但灾后主要救助资金合计仅为28.23亿元,与灾害实际经济损失存在巨大差距。其中,保险业理赔金额约为11.13亿元,财政救济方面中央财政与省财政力度基本持平,均为7亿元左右,社会捐助则有2.1亿元。

王小平认为,海南台风频发导致保险理赔体系相对成熟,“去年的台风"海燕"中,海南保险理赔比例达到12%左右,今年"威马逊"理赔比例约为10%左右,就全国范围来说,已经比较高了。”

统计显示,2008年我国南方地区遭遇雨雪冰冻灾害,直接经济损失达1500多亿元,事后保险赔付金额仅为45亿元,占总损失的3%。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3亿元,事后保险估损约734万元,占总损失的千分之一。瑞士再保相关数据却显示,全球巨灾保险的保险赔付金额平均占直接经济损失的30%左右,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地区巨灾保险理赔能占60%至70%左右。

另外,在建立巨灾救助基金上,也存在衡量、划分标准不统一、巨灾损失数据的整合和规范技术标准尚未建立等问题。

对此,王小平指出,应尽早制定巨灾保险条例,同时明确以下几方面的内容:第一,保险契约基本内容,包括保险标的、保险范围、保险责任、保险方式等要素;第二,统一制定各种巨灾保险的保险费率、保险金额、免赔额和损失赔偿;第三,风险分散方式,灵活运用市场手段分散风险;第四,明确投保人、原保人和再保人的法律职责;第五,监管要求。

王小平还提到,要研究建立巨灾风险保障体系,建立多层次的风险分散机制。包括:建立并落实巨灾风险准备基金;建立适合中国市场行情的巨灾基金模式;探索建立巨灾风险化分散机制;建立巨灾保险的再保险体系。她同时表示,目前中国保险市场发展尚不完善,不可能实行纯市场化的巨灾保险模式,可以尝试选择政府主导、商业保险公司辅助的模式。此外,可以整合各级政府和保险机构数据,建立统一、高效的巨灾风险管理数据库,并向各研究机构和保险公司开放,提高巨灾风险管理的技术水平。

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王和也认为,政府与市场合作模式的关键是,要结合国情和发展阶段,选择一种最有效的合作模式,并与时俱进地完善。王和表示,我国巨灾保险制度建设面临“政府地位”的认识问题。一直以来有两种观点:“主导派”和“支持派”。前者基本观点是,政府应当是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“主导”,后者则认为巨灾保险制度建设应当交给市场,政府可以给予必要支持。

事实上,从全球经验看,大多数国家均提供巨灾保险,只是形式不同。由于巨灾保险供给可能存在市场失灵,具有(准)公共产品特征,因此,巨灾多发国家和地区,需要一个专门化的巨灾保险制度安排。目前,巨灾保险制度通常有三种模式,包括政府主导型、市场主导型、政府与市场合作型,国际上以第三种模式居多。王和认为,各国专门化巨灾保险制度建设带来的经验是:注重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的作用;注重建立比较完善的法律保障;注重巨灾基金的运作和管理;注重构建多层次风险共担机制;注重鼓励投保、扩大巨灾保险覆盖面。

在王和看来,观点的绝对化不利于制度建设。从多数国家的成功经验来看,制度建设的初期,政府主导是必要和必须的,但随着制度的完善、发展与壮大,将与政府的重建职能形成一种有效替换,最终则可能实现基本交给市场。所以,前期的政府主导和投入,目的是起到一个“引子”的作用,是为了最终的退出。

3

创新巨灾保险产品

对于巨灾保险,国内险企在积极研究的同时,也存在不少顾虑,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担心巨灾风险过大,最终“穿透”保险公司的能力范围。

据悉,1996年时,中国人民从控制和防范保险公司经营风险的角度出发,要求险企停办地震保险。“如果不是央行的这项政策,以当时保险公司的踊跃,一旦碰上2008年汶川地震那样的巨灾,国内就会有保险公司面临破产的风险。无论从理论还是模型角度分析,偿付能力都会是一个大难题。放在中国这个背景之下,就可能是几百亿元、几千亿元甚至上万亿元的风险暴露。”王和表示,巨灾保险偿付的问题,说白了就是要解决赔付“击穿”后的“兜底”问题”。

在王和看来,解决偿付能力应坚持商业保险的“有限责任”原则,明确政府的“最后责任人”身份,“比较贫困的地区,甚至可以尝试授信方式提供紧急融资担保,而万一发生"击穿"则可通过地方立法来保证"回调机制"确立并解决问题”。王和表示,还应注重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作用,建立比较完善的法律保障,同时要加大巨灾基金的运作管理。

对于国内构建多层次巨灾风险共担机制,王和提出,风险分散可以通过投保人、保险人和政府不同主体之间分配,也可以在保险、再保险和资本市场之间分散;技术角度上,也可以尝试分层技术、回调机制、证券化和巨灾彩票模式,从地域范围上还有国内外不同市场的分散选择。